西甲

绝世丹神 第九百零三章 内衣偷窃狂

2019-10-12 17:3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丹神 第九百零三章 内衣偷窃狂

看到白瑜一出场就将俩个无耻之徒给震慑到,明莞是又惊又喜。请大家看最全!

“瑜儿少爷,这个三个多月以来,他们每日都攻击石门,让人根本无法修炼。”

明莞对着白瑜咬牙,恨恨的说道,这一百天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

“受苦了。”

白瑜看到明莞脸上的憔悴,苦笑了下,他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不要脸,明明是对方要抢夺他的修炼室,而他将黑衣青年赶走,甚至没有让他付出任何代价,而对方,竟敢喊人来找他麻烦,简直无耻至极。

明莞可是他的修炼的奶牛,甚至已经被白瑜当成禁脔,刚刚司马严天所说的话,就必死无疑。

白瑜笑了笑,随即身体缓缓转过。

眼眸中温和的笑意,在顷刻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寒意。

“此人,很强。”

司马严天看到白瑜的眼神,目光微凝,没有半点轻视之意。

脚步微微移动,他的身体靠着黑衣青年,避免白瑜突下杀手。

“我并不想让我的剑染上太多的鲜血,奈何,你们偏要惹我,你将会是我在圣风学院杀的第一个人。”

白瑜的手慢慢举起,拳头紧握,顷刻间,霸道的剑意从拳头散发开来。

剑之意境释放开来,剑之领域开始笼罩白瑜周围。

听到白瑜肃杀的话语,黑衣青年的脚步再度微微后退,整个人完全躲到了司马严天的身后。

“真是个小人,废物。”明莞看到司马严天的动作,眼中带着浓浓的鄙视,这人在白瑜没出现的时候,用各种污言秽语侮辱了整整百日,但当白瑜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吓得躲起来,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听到明莞的侮辱话音,司马严天脸色难看至极,但却无法反驳。

他也恨自己,为什么看到白瑜的眼睛,他就会心神发颤,连话都不敢说。

“你不能伤他。”

司马严天挡在司马严天的身前,淡漠的开口说道。

“放心他不会受伤,他和你一样只有死!”

白瑜脚步一跨,顿时,那股滔天的剑势,又一次凶猛的扑出,剑气在空间发出呼啸的声响,在这股剑势当中,还夹杂着寒冰般的杀意。

“剑势。”

司马严天的瞳孔一阵收缩,不仅拥有剑势,即便是身上的气息,虽然只是三天散仙境,可是仙气其浑厚程度甚至比他有过之而不及,可见其基础的浑厚。

“这废物。”

司马严天在心中暗骂黑衣青年,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四天散仙境修为,同级别的能胜过他的人不多,但不多,不代表没有

,感到暖意的同时,也想起白瑜放在她身上的仙玉早已花的一干二净,既然人家愿意赔偿,就看看赔偿如何再决定。

“莞姨怎么了?”白瑜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们愿意赔偿,准备怎么赔偿。”

司马严天听到明莞的话,顿时松了口气,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司马严天就算不敌白瑜,一个人逃跑还是没有问题,可是还要带上古云博这个废物,根本就不可能,自己有不能就这样独自逃跑,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赔偿了。

心中已经对古云博这个废物暗骂了成千上万遍,结果让他大出血。

“我们愿意赔偿阁下这百日修炼的仙玉。”司马严天说完,嘴角直抽,百日修炼室费用就要上万仙玉啊,就算以他的修为,也要赚差不多一年才能赚到这么多仙玉,而且还要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

白瑜眉头紧皱,显然非常不满意这个赔偿,明莞则是拉住白瑜,这个数字她还是可以接受,但是多年的买菜经验告诉她,这个价格还可以再提高一点。

“不行,如果只是一个人就算,我们两个人百日没法好好修炼,你这个最多只能赔偿一个人。”明莞一副我们被气压惨的模样说道,让司马严天差点吐了一口水。

如果真的没法修炼,以你们的实力,怎么会真的躲在里面百日,早就冲出来灭了他们两个。

听到明莞说不行,白瑜眼中寒光一闪,拳头上的剑芒瞬间暴涨一寸,剑势向两人力压而去。

让黑衣青年颤抖得更加厉害。

“不行,太多了,就算拿出全部身家也凑不够这么多仙玉,最多一万五上品仙玉。”司马严天愤怒的摇摇头,那个女人简直就是在敲竹杠啊!真当他们冤大头啊!

“我们可是比翼城四大家族古家,古少的人,可真被把我们当成傻子了。”末了,司马严天还是要威胁警告一句。

“古少很牛逼吗?”白瑜说完一拳轰过去,他这辈子最讨厌别人威胁了。

司马严天从一开始就全身戒备白瑜的攻击,面对白瑜的忽然攻击,他早有准备,果断祭出本命法宝抵挡。

嗡!

司马严天的本命镇宝钟发生一声巨响,口吐一口精血,整个被镇宝钟带飞,撞到边上的墙壁才听了下来。

司马严天惊世骇然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这真的是三天散仙境所能拥有的实力吗?一拳就足以秒杀他。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他的下品仙气,镇宝钟居然出现一丝裂缝,可见刚刚白瑜那一拳到底有多么强大。

这一回,司马严天再傻也明白,自己根本威胁不了他,因为白瑜如果真的要杀他,刚刚那一拳就要了他的命了,眼前这个少年居然拥有秒杀他的实力。

要知道他在四天散仙境中的学员已经算是排得上号的高手,可是跟眼前这个不过十个月大的少年相比,简直就是渣渣。

学院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号狠角色。

这一回司马严天真是将黑衣青年给恨上,这个没脑子的废物。

“既然谈不拢,那只能动手了。”白瑜再次凝聚出一道剑芒来。

吓得司马严天差点不顾身上的伤势跳起来,而黑衣青年则是吓得双脚发软坐在地上,大量不明液体从他体内排出。

“我给,但是我仙玉不够,能不能用别的东西抵押?”司马严天捂着胸口站起来,胆战心惊的问道,唯恐白瑜一个不满,再来一剑劈死他。

至于已经尿裤子的黑衣青年,司马严天更加看都不看一样,笔直走过去,抢过他的乾坤戒指。

黑衣青年猛然惊醒,可是在司马严天杀人的目光下,最后还是打开了乾坤戒指上,让里面的东西全部掉出来。

忽然出现的一大堆物品让人目瞪口呆。

明莞忍不住啐了一口,司马严天却眉头直跳,自己如果为了这样的废物得罪白瑜。

地上一大堆女性内衣堆得跟一座小山似,蕾丝丝袜,水晶丝袜,各式各样的女式裤裤,还有特别款的情趣服装,看得白瑜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明莞忽然注意到自己的一条内内居然也在里面,难怪上次忽然不见,她还以为是被风刮走了,原来是被偷走了。

特别是想起前段时间传言的那样,学院出现女生内内偷窃狂的事情,她本来还以为圣风学院此等高级学院,里面的学员素质那么高,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没有想到,始作俑者居然就站在面前。

白瑜忍不住拿起一条女式情趣纱衣,开始幻想如果明莞穿上会多么的漂亮。

明莞则是飞快的将纱衣从白瑜手中抢走,然后将白瑜推后,同时还遮住他的眼睛,在她眼里,白瑜可还是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仙玉全部留下,其他东西马上带走,马上。”明莞就如同发威的母狮子一般,紧紧的护着白瑜,唯恐他学坏。

司马严天立马松了一口气,将身上仅有的一万多上品仙玉拿出来,同时将黑衣青年的‘战利品’收起来,只留下几千上品仙玉,单手提着黑衣青年,飞快的逃离现场。

就算在离开的时候,他脸上也是一片火热,他很清楚,就算白瑜放过他们,可是内衣事件绝对绝对会在最短时间内传遍整个学院,如果到时候还牵扯到自己的话,那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湖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三明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张掖治疗牛皮癣医院
湖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三明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