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流年』妖狼(小说)_a

2020-01-16 22:5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民国十八年,关中山村。

寒夜,清风,明月。

树林子在月光的照射下,影子支离破碎。

三贵现在是一只狼,一只吃人的狼,他蜷缩在月光下的草丛里。

三贵原本是娘从深山狼窝里捡回来的孩子,捡回来的时候身上长满毛,村子里的人都叫他“猴娃”,把他娘叫“猴娃娘”。

三贵娘的命像祥林嫂一样苦,嫁了两个男人都死于非命,三岁的儿子也得出血热死了。所以村里人说三贵娘命硬,克夫,都把三贵娘叫扫把星,也没有哪个男人再敢娶她。从此以后,三贵娘就孑然一身。

三贵娘一个人经常在深更半夜里哭,想自己那个死去的儿子,活蹦乱跳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晚上哭了很久,最后三贵的娘睡着了,梦见长胡子山神爷爷给他说:山上二郎崖有一个孩子,没人管了,你不是做梦都想有自己的孩子吗?为啥不把他抱回来养呢?

三贵娘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却没有看见长胡子山神爷爷的踪迹。但是,睡梦中的情形她却记得非常清晰,长胡子山神爷爷说的那个有孩子的山她去过的,是伏牛山的偏锋,叫二郎崖。据说当年沉香劈山救母的时候,在伏牛山磨刀试斧,把一半山崖给劈掉了,后人就管这个山峰叫二郎崖。

想到这里,三贵娘就起床了,天还没有大亮,拂晓时分。

三贵娘放火烧锅,给自己熬了点玉米面糊糊,热了两个菜团子。吃饱喝足,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破旧的包袱,这是她准备包孩子用的。然后顺手带了一把割田禾用的镰刀。抬起小脚,迈着细碎的步子,急匆匆的赶往二郎崖。

在那个初秋的早晨,三贵娘天刚麻麻亮就赶到了二郎崖。

露水打湿了她的裤管,鞋子里面也湿透了,流进鞋里的尘土和成了稀泥,一走一“哧溜哧溜”的滑。也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滑倒了她就再站起来。手背上脸颊上都被都被荆棘划了几道长长的血口子,殷红的鲜血流出来,在冰冷的秋风里结成了痂。她也全然不顾,一味的在山间陡峭的羊肠小道上蹒跚的走着。

上到二郎崖,天大亮了。

山上鸟鸣虫啾,树木葱茏,树下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花儿,在秋风里昂然怒放。太阳升起来以后,光芒穿过树叶的缝隙,照射到三贵娘的脸上,让她有了丝丝暖意。

三贵娘像个没头的苍蝇,在二郎崖的树木草丛中乱窜。她也弄不清楚,她要找的那个孩子到底在哪里?

二郎山一般寻常百姓是不来的,唯一世代狩猎的人家,才背着火枪上来,打个野味什么的。

二郎山狼的凶残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村北头的王老猎户领着儿子来二郎山狩猎,儿子就眼看着王老猎户没来得及开枪,被三条饿狼生吞活剥吃下肚子。

儿子被吓晕了,躺在树林子里,才被众人寻回来,捡了一条命。

这些鲜活的故事三贵娘都知道,但是,她还是要上二郎崖来。三贵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在她想来,自己活得凄凄惨惨,被狼吃了也没有啥好抱怨和牵挂的。但是如果真捡回一个儿子,舍了命也值得。三贵娘相信佛祖,她认为自己梦见的事情一定是真实的。要不然,山神爷怎么给她托梦呢?

猛然间,三贵娘好像听到了婴孩微弱的啼哭声。她支楞起耳朵,也不看脚底上,就顺着自己听见声音的方向走,这样的声音也只有三贵娘这样一门心思找儿子的人才能听到。

走到茂密树林的悬崖边,婴孩的啼哭声越发听的清楚。

三贵娘走到跟前,才发现悬崖上面有一个狼窝。婴孩的啼哭声是从狼窝里传出来的。三贵娘立马兴奋起来,激动的大声呐喊:孩子,娘来救你。喊完以后,三贵娘一呆:这个山洞是没法靠近的。

婴孩的啼哭声连续时断时续,刺激着三贵娘脆弱的神经。她看见了悬崖上面长下来的藤条,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抓住就往上爬。下边是万丈深渊,跌下去会粉身碎骨,三贵娘也全然不顾。她感觉自己好有力气,像在水上面飘着的一样,一口气就爬到了山洞。

进洞以后映入眼帘的情形让三贵娘倒吸了口凉气:一个婴孩在狼窝里蹬着腿“哇哇”的哭,看上去有三四个月大,身上的胎毛很长,旁边躺着一个大灰狼,后半身血肉模糊。也不知道是被猎枪打了还是咋的,三贵娘本能的往洞里的墙角缩了缩。

灰狼看见三贵娘,眼里落下泪水,鼓足全身的力气抬起前腿,跪倒在了地上,给三贵娘磕了一个头,用爪子抚摸了一下孩子,悲惨的大叫一声,纵身跳下悬崖。

灰狼的举动惊得三贵娘目瞪口呆,但是她也顾不得这些。赶紧上前把孩子从地上的烂草窝里扒拉出来,细细端详:挺英俊的一个小后生,就是身上胎毛长了点。三贵娘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舒展的笑容。三贵娘知道山神爷爷不会骗她的,就乐滋滋的把孩子包在包袱里,揣到怀里。就像古戏里头赵子龙大战长坂坡,怀揣阿斗的一样,又轻飘飘的抓着藤条,从狼洞的悬崖上边下来。

下到山坡上,三贵娘一屁股坐在石头上软瘫了,看着悬崖上的狼洞,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一个小脚女人居然就爬上去了。

不过,抚摸着怀里的孩子,三贵娘觉得受再大的罪也值得。

三贵娘把揣在怀里的孩子抱回家,这孩子也果真和三贵娘有缘,自打三贵娘抱上以后,他就没有哭一声。

三贵娘从狼窝里捡回一个孩子的消息,像长上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伏牛山的村村寨寨,卯卯梁梁。

好事者还跑到三贵家里来看。

三贵娘没有奶水,就给三贵喝玉米面糊糊。还有给地主茂才家还过“驴打滚”的小麦帐,留下几斤小麦,她就自己推磨子磨面,给三贵吃麦面糊糊。就这样娘用玉米面和麦面糊糊把三贵屎一把尿一把,把三贵拉扯大。

给他取了个“三贵”的名字,盼望三贵吉人天相,有大富大贵的美好未来。

三贵娘虽然没有奶水,但是娘会把干瘪的奶头塞到三贵嘴里,让三贵允吸,把玩。三贵嘴里噙着奶头,娘就抱着三贵不停的摇晃,娘嘴里哼着自创的民间小调:猴娃娘,你把你的奶头搭过墙,让你的猴娃尝一尝。

三贵的童年经常跟着娘念叨这句话,三贵喜欢听娘哼着这几句话的这个调子

三贵成年以后生性孤僻,除了下田劳动,上山打柴,很少和别人有语言上的沟通。

长到十七八岁的时候,便成了一个彪悍大汉。三贵对田地里的活路,自来就通,什么撒籽踩垛,犁地耙磨,没有活路能打住三贵手的。三贵起早贪黑,总在山上的几亩薄田里忙活。娘很心疼三贵,总叮咛他吃喝,冬天穿暖。

三贵从来不让娘下地,自己把田间所有的活都包揽着干,隔壁邻家都羡慕,娘有三贵这样一个好儿子。

最近娘突然发现三贵有点问题,很少吃饭,光是下地闷头干活。

按理说,这地里冬天活路很少,小麦都在地里头长着。如果温度太低,怕麦苗冻死,就在山坡上的背阴处挖些干土,打碎,用箩框挑到地里,撒在麦苗上,埋土防寒。

除了这些零碎活路,三贵就是找一些没人认领山坡开荒,三贵有的是蛮力,天寒地冻也不歇着。

三贵家地的亩数也在一年一年增加,眼看欠着地主茂才家的“驴打滚”的租子,本来今年就还完了。

看到三贵娘孤儿寡母,黑心的茂才又给加了二斗租子,硬是说还欠二斗。三贵当即就捋起袖子要和茂才说个过来过去,但娘嫌茂才家有看家护院的,怕三贵吃亏挨打。

娘经常教育三贵说:吃亏是锅盔,人就叫病害死,活干不死,平白无故占人便宜,会得报应呢。

三贵很听娘的话,也就从心里放弃了找地主茂才晦气的想法

三贵白天干一天活,晚上回家都不吃饭。开始娘以为三贵偷懒了,上山没好好干活,也就肚子不饿。娘第二天中午以送饭为名,上了趟山。

冬日的阳光下,三贵脱掉身上的破棉袄,甩开膀子抡起撅头正在挖地开荒。看见娘送来了饭,三贵赶紧把娘搀扶到山脚旁的背风处。

娘。三贵吃着娘送来的饭抱怨娘:你看你,来来七八里路,把你摔倒可咋办?

吃吧孩子,娘没那么金贵。娘说着,取来棉袄给三贵披上,她怕三贵吃着冷风一吹感冒了。

三贵明明干活了啊,开了那么一大片荒地,那么吃力的活,怎么会不累呢?娘总感觉到心里疙疙瘩瘩的。

按照常规,三贵都是吃了早饭,晚上回来再吃一顿,年轻人耐饿,中午不吃饭,也是可以勉强凑合。可是娘发现,三贵一天就吃个早饭,干一天活晚上回家,总是找各式各样的借口搪塞,以怕娘累着为名,总是不要娘给他做饭,说他不吃。

每次娘问得紧了,三贵都会支支吾吾,说晚上都有山上打猎的朋友请他吃肉呢。

娘知道三贵孝顺,但三贵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敦厚善良,心眼简单。娘怕三贵交上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想到这里娘就用手撩了一下鬓角散乱的白发,满是皱纹的脸颊写满了孤疑与担心。

“那你今天晚上吃完肉回来的时候,给娘也带点。娘也好久没有吃肉了”娘说着,咽下一口唾沫。

娘,没问题,你赶紧回房休息吧。

三贵说完,裂开嘴傻傻的笑着,把娘搀扶到娘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娘起来的时候,三贵已经下地劳动去了。娘进厨房烧水做饭,锅台上放着一个血迹斑斑的麻草纸包,打开一看,是一截娃娃的手指头和脚趾头。娘当时吓傻了,眼前一黑,瘫倒在锅眼门前。

娘从厨房出来,明晃晃的阳光当空悬着,刺得人眼睛生疼。娘看到村里人围在大槐树树下说窃窃私语,娘迈动窄小的“三寸金莲”,喘巍巍的来到人群中。

地主茂才家的孙子昨晚叫狼给吃了,大家交头接耳,都觉得可惜。几个月大的孩子,在妈妈早晨天刚麻麻亮开了头门倒尿盆的时候,被狼进来给叼走了。等茂才家里人知道,起来追赶的时候,狼已经跑得杳无踪迹。

娘第二个老头子,就是当年借了地主茂才一石小麦,把娘娶进门的。地主茂才这一石小麦是个驴打滚的帐,娘的老头子往死去都没有还清楚,就是现在还欠着茂才的二斗小麦的原因。娘开始有了点报仇雪恨的幸灾乐祸,但很快她就觉得,孩子那么小,有啥罪呢?娘当时想:狼怎么不把茂才给吃了呢?

三贵上山干活,都是摸黑上山,夜影子下来,天黑幕儿了才回家。

娘自己做了点稀玉米面糊糊,吃了两个高粱窝窝头。然后把三贵土炕上的铺盖从房子里拿出来,搭在院子的那棵小柿子树上,让红红的太阳晒潮气,破破烂烂的被子,棉絮掉的满地都是。娘想着今年收成好,还了地主茂才的租子。剩下粮食变卖几个钱,给三贵做一炕新棉被。三贵眼看也到了娶媳妇的年龄,衣服也好穿好一点。想到这里,娘会抿着干瘪的嘴唇,脸笑成一朵花儿。

三贵回来了,娘嘘寒问暖。给三贵用炕笤帚扫了扫身上的尘土,从锅里舀了两木马勺热水,倒在脚底下的木盆子里,让三贵洗脸。

娘要做饭,被三贵拦挡住了,说他饱着呢。

娘说:“茂才家的孙子叫狼吃了。”

“吃了就吃了,谁叫他欺负我爹呢。驴打滚的帐,咱们总还不完。”三贵闷声闷气的说。

娘没有再提给三贵做饭的事情,年馑这么大,河南、甘肃等地来到关中八百里秦川讨饭的到处都是。

娘惦记上了三贵说的山上那个猎户朋友,这样的年月,就是家业殷实的本地人,哪有天天晚上请人吃肉的?

晚上娘就多了一个心眼,操心三贵的房门。

半夜子时的时候,三贵房门“嘎吱”一声响了。娘扒拉开窗户上的破纸,看到三贵从房间里出来。抬头看了看天上明亮的月光,朝着娘房间走来,娘赶紧躺在土炕上装睡。

“娘,娘。”听见三贵轻轻的叫声,娘没有言传。三贵见娘睡熟了,就打开院门走出去。

娘也就跟着下了炕,听三贵的脚步远了以后,顺手在门背后拿一把镰刀,开门跟了出来。

寒夜的落山风很冷,娘都没有感觉到丝丝凉意。

娘看见三贵离开了村子,一路走到村外的城隍庙里。娘也就一路跟来,看这孩子到底吃啥肉,交啥朋友。

三贵进了城隍庙,点上一根小小的红蜡烛,跪在地上磕了两个响头。站起身来,往神堂前的香炉里插了两根香火。

三贵转过身拿下城隍庙堂墙壁上挂着的那个狼皮,披在身上,就地一滚,变成了一只强壮威猛的大灰狼。就像娘在山洞里见到的死去的那只大灰狼一模一样。

娘刹那间明白了,原来自己带回家的养活大的是一只狼妖,就说天天晚上有肉吃,原来是祸害人呢?

畜生。娘大喝一声,冲出来挡住了狼的去路,狼突然跪倒在了月亮底下娘的脚跟前。

娘,你养三贵18年,三贵一刻也没有忘记。跪在地上的狼泪水涟涟。

娘,我是一个狼精,我娘和山神爷都被二郎山的恶魔打败了。你抱养我那天,我娘跳崖了。那个恶魔给我身上下了咒,我如果十八岁之前,给他抓吃不了九九八十一个孩童,就会变回狼的模样。为了真正的想要做人,我就要帮他吃人。

山神爷说我和您有今世的母子缘分,他给您托梦让你您来领养我。

娘,孩儿喜欢您,喜欢人世间情感的温暖与真实,你就放儿子去吧,等儿子真正解了魔咒,脱掉狼皮,再来做您的儿子,侍候您老颐养天年。

娘,您手中的镰刀如果落下,割在我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流出血来,您的儿子今辈子就再也变不回人的摸样。

娘听着,泪水如六月的一场雷雨,“哗啦啦”的落下。

娘掩住悲恸,什么也没有说,猛然举起了镰刀,闭着眼睛狠劲砍下去。狼一闪身,晚了,砍下半截尾巴来。

娘哭了,狼也哭了。

娘抱着狼哭不舍手:孩子,伤生害命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再做了,会得报应的。你跟娘回吧,娘就当你是娘的儿子。

娘,您保重吧。孩儿再也不能在您膝下行孝。狼挣脱娘的手,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三贵,三贵,娘撕心裂肺的叫声,在空旷的夜幕下传得很远很远。

娘回到家,盘腿在土炕上,如一尊雕塑。嘴里在不停的念叨:三贵,三贵。

后半夜,娘听见墙外传来三贵凄厉的叫声:“猴娃娘,你把你的奶头搭过墙,让你的猴娃尝一尝。”娘听着,就在房子的土炕上用头撞墙,哭得死去活来。

天亮以后,风骤然起风,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大地刹那间成为白茫茫的一片。

村里人在娘的院墙外面发现了一只死掉的大灰狼,抖落掉狼身上的雪花,发现少了半截尾巴,尸体已经僵硬。

娘头门没关,进得院子。房屋的门窗也一应俱开,娘合衣躺在土炕上,已经气息全无,脸颊还流淌着斑斑泪痕。

从此以后,村子里的人再也没有见过三贵回家,下田劳动。

三贵和娘的种种猜测和传说的,也就是民国十八年这个寒冷的冬天开始的。

共 527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发生在二十年代末的关中地区。寡妇三贵娘死了两个男人和一个儿子,孤苦伶仃,命硬克夫克子,没人再敢娶她。在一个夜里,山神托梦给她,告诉她山里有个孩子,让她抱回来养。于是三贵娘爬上山,历尽艰险,从狼窝里把孩子抱回来,取名三贵,三贵长大成人后,非常孝顺,吃苦能干,马上就要把三贵娘的第二个男人曾经欠地主茂才家的驴打滚的帐给还完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三贵娘却发现三贵的诡异之处:很少吃饭,却仍能卖力干活。结果,三贵娘终于知道了三贵其实是一个狼精,只有吃掉九九八十一个孩童才可以永久成为人身。三贵娘心如刀绞,万分悲痛,为了不再涂炭生灵,用镰刀砍下了三贵的半截狼尾巴。就这样,三贵死了,三贵娘也在悲痛中哭死去了。这是一篇志怪小说,却满篇沧桑,把故事的放在军阀混战时期那民不聊生的大背景中,以写实的手法,凄冷的笔触,生动地描述了民间普通百姓那民生多艰的疾苦以及那质朴的善恶观,堪称现代版的聊斋,含义胜过蒲松龄。感谢白淮斌先生对流年的厚爱,能将这样一部优秀的作品奉献给我们,编者在此倾情推荐,并遥问冬安。【编辑:鸿渐于陵】【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12002】

1 楼 文友: 2012-11-19 19:28:20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你的精彩呈现。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2 楼 文友: 2012-11-20 08:51:2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楼 文友: 2012-11-20 2 :06:10 佳作欣赏,问好作者,祝福安好!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4 楼 文友: 2012-11-21 10:00:44 确实比微型小说更加精彩了。微型小说由于字数限制,好多东西不能发挥出来,在构思和人物塑造上都受约束。这篇就是个例子。

5 楼 文友: 201 -01-07 20: 1:07 真善美丑,痛苦交织,演绎一段人与狼的神话传说。人性与狼性,真实展示,带给人启迪!欣赏并问候淮斌兄! 作品见于《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小小说选刊》《短篇小说》《青年教师》《椰城》《青少年与法》《深圳警察》《燕赵都市报》《北方作家》《做人与处世》《考试与招生》等全国各级报刊!

小儿流行性感冒的危害有哪些
哪种他达拉非可饮酒服用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办
儿童咳嗽常吃的止咳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