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长剑相思

2019-09-14 09:15: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为情、为家,还是为国?每一个热血男儿应该面对的,不可避免的问题;是前进,还是退却,是每一次勇气的考验...... 云若卓凝望着大雄宝殿中央矗立的那尊金黄色的佛像,心中充满无限感慨,跪在蒲团上的双腿已经有些发麻。他双掌合十,对着佛像又磕了三个响头,口中念念有词。
玄虚大师从内室缓缓走来,对云若卓道:“施主,你自来本寺早晚叩拜,已有十年之久,施主若真有潜心修行之心,何不皈依我佛?”
云若卓从蒲团上站起身,向玄虚大师抱拳一揖,道:“大师之言,云某何曾未加考虑过,只是在下心中积怨太深。在尚未完成夙愿之前,暂不想出家,还请大师见谅!”
玄虚大师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出家之人也不好强人所难。不过,贫僧还需提醒施主,天下之大,处处是乐土,希望云施主能放下多年痛楚,淡然于世,定能泰然自得,了无遗憾。”
云若卓苦笑道:“在下已是将死之人,所谓泰然自得之言已与我天渊相隔。”
云若卓在大殿中走了几步,心中略有所思,回到玄虚大师面前,道:“在下十年来对宝寺多有打扰,更承蒙大师悉心教诲,云若卓再次谢过了。”说着,跪倒在玄虚大师面前。
“施主,大可不必,快快请起。”大师急忙将他扶起。
只听这时门外鼓声大作,叫喊之声不绝于耳。
两人凝神静听,却猜不出个所以然来。玄虚大师忙派弟子出去查看,不多时,小和尚进来,气喘吁吁道:“师父,不好,外边来了好多官兵,他们口口声声说是要找……要找……”说到此处,小和尚目光朝云若卓望了一眼。
“他们到底还是来了。”云若卓道。
玄虚大师道:“云施主不必担心,我即派弟子带你从后山逃走,这里有我应付,想他们也不会对我青龙寺的和尚怎么样。”
云若卓斩钉截铁道:“不行,此事与青龙寺和大师你无关,云某已打扰十年之久,决不能再连累青龙寺。”
玄虚大师道:“你打算如何处理?”
云若卓沉默片刻,道:“为今之计,只能与他们血战一场,杀出重围去。”
“不可,官兵人多势众,你只身犯险,必死无疑啊。”玄虚大师神情紧张。
“在下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不说为国为民的屁话,单单只为了我的婉儿也要和这些狗腿们拼上一命。”
云若卓说话间已从蒲团下取出自己的青虹剑,递给玄虚大师。
玄虚大师仔细揣摩一番,道:“此剑虽好,却嗜杀成性。你虽有十年修为,却不能驾驭此剑,一旦打开寺门,不出几个时辰,必被官府所擒。”
“大师多虑了,在下绝不会与他们大动干戈,只待杀出重围救了婉儿,便远走他乡,从此消失匿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已是朝廷钦犯,还能逃往何处?”
云若卓咬牙切齿道:“若不是赵炅听信奸臣谗言,我云若卓何至于此。可惜这大宋江山就要毁在这昏君手上了。”
玄虚大师忙道:“罪过,罪过,当今圣上名讳,岂可随意出口,这可是忤逆之罪。”
云若卓仰天大笑,道:“好一个忤逆之罪。在下已被小人污蔑,成为朝廷要犯,死罪早有定论,叫他几句名字便要心疼,那他诛杀我家族四十余口,婉儿至今下落不明,这些,又有事来承担?”
玄虚大师沉默不语,半晌才道:“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当今天子施行仁道,官民拥戴,绝不像是一个昏阕之君,也许正如你所说,是受奸臣蒙蔽。是有人假借皇帝之手杀你,这其中缘由,施主可知道?”
云若卓思忖片刻,道:“照大师之言,那些朝廷奸臣为何置我于死地,我着实不知内情,在下素来不与官府交往。只记得当年在下收到青城派紫玉道长的请柬,说是江湖各门各派齐聚青城山,要以武论友,发扬我大宋武学,好有朝一日能为国效力。”
玄虚大师不禁赞叹道:“此乃朝廷之幸,难得紫玉老道有这个心思,实在令贫僧自惭形秽。”说着捋了捋颌下白须。
门外忽然传来阵阵兵器交响之声,似乎敌我双方正在拼力厮杀。
“这是他们在故弄玄虚,我青龙寺向来重文抑武,没有我的吩咐绝不会私自开门出去的,你继续说。”
云若卓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此事若能如愿,自然是上报朝廷,下安黎民的义举,可是终究未能如愿以偿。我接到请柬的第二天便同我的师妹婉儿一起启程南下,岂料刚上蜀道,就被一波接一波的难民包围。从这些难民口中得知,四川青城县的王小波李顺等人纠集万数余众,揭竿而起,准备一鼓作气攻入开封,胁迫天子退位。我们要去的就是青城县青城山,如今四川难民不断从蜀道涌入关中,看来局势混乱,这青城比武是无论如何也去不得了。我和婉儿做了返回关中的打算,没走多远,王小波的前锋逃兵已杀了过来。百姓们如惊弓之鸟,四处逃窜,有的因摔倒被马踩死,有的被后面的人推倒再踩死。哭喊声不绝于耳,场面惨烈不堪。前锋逃兵刚过不久,又是一帮更多的逃兵便到了,又是一阵狂乱的踩踏,我和婉儿也被大军冲散。因是以武会友,我当时身上除了行程所需干粮和少量用品外,并无防身兵刃,忽然遇到这帮叛军,着实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只得跟着难民一路西逃,谁知不到一个时辰,朝廷派诏安使王继恩领十二万大军追来,与王小波在潼关大战。更听说朝廷此次出兵平叛势在一举歼灭叛党。王增、富有雷、裴庄、尹元也已率军从湖北夔门入川。”
玄虚大师插嘴道:“这场战役,老衲倒是听说了,是淳化四年的事,不到两年时间王李叛军便土崩瓦解了。但你并非朝廷中人,也并非一兵一卒,为何却与朝廷扯上了关系,何况此事已过去十年之久。”
“这也是在下苦思不得其解之处,只知当初回到家中不久,便听到风声,说朝廷贴出告示缉拿于我,并示以叛党名义,即刻命长安知府限期捉拿,当场处决,并满门抄斩。可怜我父母族人为掩护我顺利逃脱,都惨遭朝廷毒手……”说到此处,云若卓不禁伤感不已,竟再也说不出话来。
玄虚大师也哀叹一声,道:“事已至此,还望施主节哀顺变。”
“不,我要报仇,要找出陷害我的狗官,要找回我的婉儿,大师,不必再说,请再受云某一拜。”说话间又跪倒在地,向玄虚大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携了青虹剑夺门而出。
见云若卓出了大门,玄虚大师呆立良久,深深叹息道:“云施主,千万莫怪老衲出此下策,实在是不愿这千年古刹毁于我辈。你若早早离去,也不至落到今天这样的田地。你此去必死,老衲唯一能做的,只能为你早晚诵经念佛。”

共 2 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男人被诬陷追杀,在寺院躲避几年后,再次被追杀,经大师一言,才明白定是有人诬陷,为了查明真相,替死去的人报仇,他决定杀出重围,却不知,此次被追杀,乃是大师为了自保而举报他的。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4-21 17:16:55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08-22 07:17:11 再次欣赏远方文友的短篇佳作。虽然只用了一刻多钟就默读完,但故事情节还在我脑海里出现,我不为精品标志选文,我发现了亮点就是我心中的精品,我就为作者之作而赞。相聚江山大型文学网,文友相聚相识友谊万岁!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灯盏生脉功能主治
小孩口臭怎么办
成人护理垫的使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