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无上圣天 第646节:又见王鸿

2019-12-04 11:29: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圣天 第646节:又见王鸿

秦孤月当然不会蠢到认为龙印把自己的身份给看破了,于是笑了笑说道:“我还真想变成你的仇家秦孤月,就看你舍得不舍得杀我了。”

“哼……少贫了,你要真是秦孤月,我一样杀你!”龙印一边说着,一边在秦孤月手背的肉上掐了一下,显然,她已经把秦孤月刚才说的话当作玩笑了。

“不过说真话啊,楚无炎不会为难我们吧?”秦孤月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们两个是一起参加圣贤书院大比的,如果为难你不就是为难我吗?”龙印看了看秦孤月说道:“你想太多了吧,以前你可不是这样患得患失,畏首畏尾的,怎么,有这么怕楚无炎吗?”

没等秦孤月争辩,龙印就嘴唇微微一翘,用刻薄的语气说道:“看来你不过也是一个银枪蜡枪头,嘴上说说而已,对楚无炎怕得就好像老鼠看见猫一样,还想要从他手里抢女孩子吗?”

说实在话,龙印实在是一个挑拨人的高手,秦孤月见过的人里面,除了他自己,还真没见过有人比龙印还要厉害的,秦孤月都想问龙印一句了:“你又是什么命星体质?难不成你跟萧亦曲一样,都是天权命星不成?”

“去就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秦孤月哪里还有不去的道理。

但是当秦孤月到了考核司的时候,他还是有一些后悔了,因为,他又遇到熟人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秦孤月虽然到圣贤书院也有好一阵子了,但是到考核司来还是头一回,考核司负责的是弟子的晋升,秦孤月现在实力虽然堪比圣徒,但是他功业点还差得很多,而且秦孤月也完全没有必要在圣贤书院里捞一个圣徒的名分,万一被亚圣把自己的底细看穿了,那可就真的逗了。

所以秦孤月最不需要踏足,也最不想踏足的地方就是考核司,不过,当他到达那座写着“考核司”三个大字的牌楼下面时,估计今天是学院大比报名的最后一天,来登记参加的队伍都已经快要排到门外面来了。

不过当秦孤月和龙印并排走进考核司里的时候,依旧还是吸引了其中的无数目光,当然了,大部分都不是善意的。

除却高高端坐在最里面正殿蒲团上的楚无炎,秦孤月还感受到了一个充满敌意和嫉妒的目光,不是闵一航,秦孤月自问这个家伙除了会对抢自己老大女人的秦孤月抱有敌意之外,应该不会有什么别的情绪在里面。

这道目光的主人正是跟秦孤月在兑换部有过摩擦的圣徒王鸿,摩顶司的副司。

“呦,古师弟真是风流倜傥,前几日刚刚粘着着清默师妹,这几日又换人了吗?”王鸿一看到秦孤月走进来,立刻脸带笑意,走了过来,不过这笑容明显不是善意就是了。

“是啊,你不服气吗?”秦孤月直接就冷冷地一句话顶了回去,随后看了看面前的王鸿笑道:“有的人可以左拥右抱,有的人却一个都追不到,这已经不是实力的问题了,而是人品的差距了……”

话音落下,秦孤月身旁的龙印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联想道这个圣徒挑衅在前,秦孤月拿话刺激刺激对方,也是无可厚非,反正秦孤月也没特指自己跟他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干脆就装傻算了,于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不过看到秦孤月身旁的这位白衣丽人居然没有什么反应,当下,整个人群都哄笑了起来,不消说,嘲笑的对象自然都是王鸿了。

“看样子是这圣徒跟这使徒师弟抢女人吃瘪了,气不过去啊……”

“废话,要是我,我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我要是圣徒,弄也弄死他了,哪里容得下叫他这样跟我说话还好好地站着?”

这是人群里立刻就有知情人士在人群里冷笑了起来:“你们胆子还真是不小,是该说你们无知者无畏呢,还是说你们活该死了白死呢?”

“你他妈的怎么说话呢!”

“一大早起来没刷牙吗?说话像放口一样臭!”

这句话立刻就激怒了周围一大群讲风凉话的围观群众。

“你们可知道他是谁吗?”那人不慌不忙地又说道:“前段时间过了极难入门任务的人,圣天王朝无夜太子的替身,你以为是一个普通的使徒,可以打杀了事吗?”

当即,整个人群里喜欢多嘴多舌的人纷纷选择闭嘴了。

就在这时,却听得一名妙龄的女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着王鸿问道:“师兄,发生什么事了,你跟这人有过节吗?”

秦孤月瞄了妙龄女子一眼,看到对方也是一身赤红色的儒服,想必也是一名圣徒,再看她对王鸿说话的语气,以及看向王鸿的眼神也有些暧昧,当下就猜到两人的关系可能很不一般。

小样,难不成你还想把清默当备胎不成?

“没什么,刘佳师妹,只是以前有过一些口角,不算是什么大事。”王鸿看到那女圣徒走了出来,也就没有什么想要继续与秦孤月争下去的意思了,更多的则是一种示威的成分在里面,“这是我自己能解决,用不着你动手。”不过那一双眼睛却还是放在秦孤月的身上,就好像在说:“小子,今天算你走运,下次可不见得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看来他好像很不想这个叫刘佳的女圣徒知道这件事情啊……秦孤月想到这里,不禁眯起眼睛来琢磨道:“你不想,我还就偏要它发生!”

当下,秦孤月也是耸耸肩膀,当着众人的面说道:“是没有什么大事情,也就是他花了好几百功业点,想要换一把古琴讨好我的师妹,被她拒绝了而已,当时我正好在旁边,他就迁怒于我,当时功业司里那么多人看着呢,不信的都可以去问……”

“什么?”妙龄女子听得秦孤月这句话顿时杏眼圆瞪,对着秦孤月追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秦孤月看到妙龄女子的反应,差点一声冷笑就从牙缝里蹦出来了,不过他可不能做得太明显,否则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可就不好玩了,当即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大概七天前吧!”

“七天前?”妙龄女子听到秦孤月的回答,脸色立刻就变了,整个人都好像强压住怒火,转过脸来对着王鸿冷笑道:“好啊,王鸿,你居然拿我做一个小小使徒的替代品?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那女子怒极反笑道:“好,很好,非常好!”

“佳佳,你听我解释!”王鸿显然没有想到刘佳师妹会同时出现在这里,更没有想到秦孤月居然敢揭他老底,登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然后周围人的嬉笑声终于忍不住了。

“不用解释什么了,王鸿,我刘佳从此不认识你这一号人!”说完,那赤色儒服的妙龄女子不由分说便取出一块摩顶司的令牌,当着众人的面五指用力,直接就捏成了齑粉。随手一撒,整个人头也不回地朝考核司门外走去。

在人群的哄笑和奚落之中,王鸿终于耐不住心中的怒火,那一直藏在袖子里的右手不由分说并拢如爪,直接朝着秦孤月的脸上抓去!

如果偷袭秦孤月的是个星杰阶的高手,他还真是会有点虚,但是面对一个星魄阶的圣徒,他还真的不虚,甚至以他现在的实力直接反手废掉王鸿都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不过这样一来虽然解气,但明显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单说秦孤月自己突破星阶的秘密肯定要暴露,万一被考核司里的楚无炎看破了,那事情可就更加不妙了。

但是秦孤月也不能站在那里被王鸿打脸啊,当即秦孤月后脚一撤,“啪!”地一声已是稳稳抓住了王鸿的右手手臂,冷笑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的圣贤大道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不成?”

没等王鸿反应过来,秦孤月那盘住王鸿的手朝着自己的方向先是一拽,随后顺势朝外一推,那王鸿猝不及防居然被秦孤月直接推了出去,一个踉跄,直接撞到身后的人身上。

秦孤月这一套不显山不露水,看起来就好像是王鸿仓促出手,被秦孤月把破绽看了出来,以巧破力,赢了他半个回合而已,即便是有一些厉害的弟子看到,也只当王鸿是急火攻心,被这星阶未到的小小的使徒占了便宜。

不过,看到这一幕,考核司殿堂内的一个人皱眉了:“这好像不是以巧破力,反倒是以力破巧啊……如果这家伙真是一个相术师,不是应该肉身孱弱得要死吗?难道真如我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所怀疑的,他身上还真有诡异?”

“姓古的,你这个表子养的,我王鸿跟你势不两立!”那王鸿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立刻就指着秦孤月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你刚才说什么?”秦孤月陡然眉头一皱,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问道。

王鸿似乎是吃准了秦孤月刚才不过是侥幸得手,竟是朝前一步,几乎是贴着秦孤月的面前再次说道:“我说你是婊……”

咸丰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鸡西市中医院
淮安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治疗医院福建哪家好
连云港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