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陳水扁與檢察官斗法勝負仍難料

2019-11-09 01:07: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陈水扁与检察官斗法 胜负仍难料

台海10月23日讯 台湾“高院”昨日裁判司法史上首宗“总统国家机密特权”争讼案,只从程序上发回更审,未作“扣案单据是否为‘国家机密’”的实体认定,确是大爆冷门

台湾《中国时报》发表分析文章指出,未来值得关注的发展是:陈水扁若提再抗告,“最高法院”是否支持“高院”的认定

假若陈水扁提起再抗告,“最高法院”要审酌的争议,并非扣案单据是否属于“国家机密”,而是扣案的机密费单据的所有权人,究竟是“总统”还是“总统府”若是“总统府”,高院所指的“总统府”代理人是秘书长,是否有理由

“高院”的引据是“总统府”组织法及“高院”一则判决前例,乍看,似是颇有依据

但根据释字四七O号、五四一号解释,大法官均认定,“总统府”并非适格的“宪政”机关,“总统”才是据此,高院的引据是否禁得起考验确是值得商榷

1998年间,“总统”为了“司法院正副院长”、大法官的任命有“宪法”疑义,以秘书长名义具函声请,大法官要求更正,“总统府”秘书长函覆多了一句:“奉‘总统’核示”,大法官才勉强受理声请

2004年间,大法官在释字五四一号解释的理由书中,开宗明义即明示,本件声请是“总统”而非“总统府”秘书长

综合两号解释意旨,“高院”所谓陈水扁的当事人不适格,是否符合大法官解释是否经得起最高法院的考验恐怕还有争辩空间

假若“最高法院”不支持高院的程序裁定,而发回高院更为裁定,高院势必正面审酌“机要费单据是否属于‘国家机密’”的实体问题,陈水扁与检察官之间的斗法,胜负之间尚属未定

假若“最高法院”支持高院的裁定,本案发回北院更为裁定后,北院根据高院的裁定意旨,很可能直接从程序上驳回陈水扁的声请,根本不用审查“机要费单据是否属于‘国家机密’”的实体争议问题

文章据此分析判断,这场斗法,到此阶段,陈水扁算是落败了台北地院的机要费案的审判程序,也可以继续进行

陈水扁即使改弦易辙,由“总统府”秘书长名义提出声请,请求发还扣押物其结果,陈水扁的胜算还是很低

因为,全案若进行到此一阶段,“扣案的单据是否属于‘国家机密’”的实体审查,也变得显无必要了─因为,“总统府”秘书长根本就没有机密特权,凭什么以“事涉‘国家机密’”为由声请发还扣押单据(千寻虹)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