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风鬼传说 第1163章 难辨

2019-10-12 22:0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1163章 难辨

第1163章难辨

当天晚上,庞臻一部没有任何的发现,直到翌日中午,一名攀爬到桅杆上的兵卒手指前方,向下大声喊道:“前方有敌情!”

站于甲板上的将官闻言,立刻登到高处,拿起望远镜向前眺望。果然,在远处的天际线间,隐隐约约看到一支黑压压的船队正迎面而来。

暗叫一声不好,将官急忙命令麾下,给后面的己方战船打旗语示警。

很快,消息传到了主帅船这里。庞臻闻言,暗暗皱眉,难道是自己猜错了,李永福猜对了,贞郡军真的有在暗中实施渡海作战?

他侧头说道:“传令前军,务必要确认清楚前方船队的身份,倘若真是敌军,不可贸然靠近,于远处布防!”

“是!”传令兵答应一声,用水军旗语把将令传达出去。

大概又过了有两刻钟的时间,前军已然可以确定,前方的船队,就是贞郡军的木筏。木筏的数量之多,密密匝匝,数不清个数,上面乘坐着的,皆是贞郡军的兵卒。

东海水军的战船回缩聚拢,然后摆开战斗队形,呈圆弧形停在海面上,大小战船纷纷转向,用船身对向迎面而来的木筏船队,紧接着,船身上的炮门纷纷打开,一根根黑色的炮筒从炮门内探出头来。

身在镇海舰上的庞臻眯缝着眼睛,双拳紧握,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他很清楚,现在只要他一声令下,己方的火炮全面开火,迎面而来的这支贞郡军,最后恐怕一个人都活不成。

见他还迟迟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左右的将官们都有些焦急,人们不约而同地纷纷向庞臻看去,其中的一名将官忍不住说道:“将军,敌人已经进入我军射程,现在可以进攻了!”

“贞郡军善战,若让贞郡军的船只靠到我军近前,等船近战,我军将士,只怕不是对手!”

“将军,快下命令吧!”众将七嘴八舌地说道。

庞臻眼中精光一闪,慢慢抬起手来,猛然向下一挥,喝道:“进攻!”

随着他一声令下,主帅船上的传令兵连打旗语,命令各战船一同开火。

轰轰轰轰――

只顷刻之间,三百多艘战船,船身上齐齐喷射出火焰,上千门之多的火炮,一同开火。

那一连串的轰鸣声,惊天动地

,震耳欲聋。数以千计的炮弹划破长空,仿佛冰雹一般砸向对面的木筏船队。

有些炮弹打进海水里,冒着气泡沉了下去,有些炮弹落在木筏上,爆炸开来,那一颗,都能看到木筏上的人们被炸飞起多高。

“炮击!继续炮击!不得让敌军靠近――”各战船上的将领、军官们不断地下达着进攻的命令。操控火炮的水兵们,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一个个汗流浃背,不断的给火炮浇水降温,填装弹药,开火射击。

在东海水军持续不断的炮击下,前方的木筏船队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海面上全是破碎的残害,其中还漂满了浮尸,一层叠着一层,然后又慢慢扩散开来。

镇海舰上的庞臻轻叹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暗道一声造孽。

这根本不是交战,完全是屠杀,在战船面前,木筏毫无还手之力可言,甚至都无法进入战船的两里之内,在两里外就全部炸平了。

庞臻于心不忍,可周围的将官们无不兴高采烈,时不时的拍掌大笑。

“将军,贞郡军素有虎狼之师的美誉,尤其是第一军团,最为骁勇善战,这次被我军全歼,我军的大名,必威震全国!”

“末将恭喜将军,一战成名!”

庞臻缓缓睁开眼睛,扫视左右的众将。一名将官迫不及待地说道:“快!快放出信鸽,给大营传书,贞郡军主力,已被我军全歼在东海!”

“是、是、是!”有底层的将官连声答应着,雀跃去写捷报,给东海水军的大营传书报捷。

看着激动得手舞足蹈的众人,庞臻苦笑,反问道:“诸位将军以为,这样的取胜,很光荣、很荣耀吗?这甚至连交战都算不上。”又有什么好光荣的,又有什么好值得荣耀的?

他的话,像一盆冷水,浇灭了众人心头的喜悦之情。诸将面面相觑,谁都没敢再多说话。

不过,报捷的飞鸽还是顺利飞回到东海水军大营,捷报传到李永福的手里,后者看罢,仰面而笑,傲然说道:“雕虫小技,班门弄斧!竖子自寻死路,怪不得旁人!”

说完,他深吸口气,振作精神,对周围的众将喝道:“贞郡军的渡海作战之计,早已被本帅识破,现在贞郡军主力,已全部葬身在东海,东南水军,亦只是支孤军!现在,该是我军全面反击东南水军的时候了!诸位将领听令!”

“末将在!”

“全军出击,进攻南岸,务必将东南水军给我一举歼灭!”

“末将遵命!”东海水军的将领们无不是热血沸腾,激情澎湃。这段时间,他们不断受东南水军的袭扰,各部皆有不同程度的损失,但因为东南水军有贞郡军在南岸做火力支援,他们根本不敢追击到南岸那边,现在贞郡军全军覆没,只剩下东南水军一部,在他们眼中,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一战成名的机会也终于来了。

东海水军全军出港,大大小小的战船,合计七百余艘,浩浩荡荡的向前行进。

东南水军的主力战船,现就停在江心地带,见东海水军又全军出动,还以为会和昨晚一样,己方撤退之后,他们也会退回北岸。

可是这次东南水军推测错了。

东南水军撤回南岸那边后,东海水军没有立刻撤离,而是分出数十艘战船,越过江心中线,直奔南岸这边而来。李永福能做到东海水军主帅的位置上,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虽然庞臻那边已经回报,将贞郡军的主力全歼在东海,但他也担心其中有诈,万一贞郡军的炮兵还在南岸,己方不管不顾的贸然追击过去,遭受东南水军和贞郡军的双重炮击,有全军覆没之危,所以他只派出数十只战船,去探南岸的虚实。

这数十只战船都是铁皮战船,船体坚固,越过东江中线后,不紧不慢的东南水军主力行驶过去。

东南水军是一退再退,直至退到距离南岸还有几十米的地方才停下来。到了这,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再往后退,像镇海舰那种大型战船就得搁浅。

东海水军的几十艘铁皮战船刚开始还小心翼翼的向前行进,随时打算调头回撤,可是南岸那边一直都是风平浪静,没有打来一枪一炮,渐渐的,东海水军放下心来,确认贞郡军确实不在南岸,铁皮战船进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奔着东南水军的五六百艘战船,直冲过去。

几十艘战船,直冲几百艘战船,双方力量相差悬殊,但诡异的是,东南水军那边只做了象征性的炮击,而后,全军向东江的东部方向全速行驶过去。

几百艘战船的大型舰队,竟然被几十艘战船吓得不战而逃,整个场面看上去,让人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李永福倒没有感觉不可思议,很好理解,因为贞郡军的主力已经不在南岸,东南水军现在已经没有陆地上的支援,他们很清楚,只凭自己的实力,根本打不赢东海水军,自然要不战而逃。

坐镇后方观战的李永福仰天长笑,豪言道:“今日,便是东南水军的忌日,从今以后,风国将不会再有东南水军,只会有我东海水军!”

说着话,他深吸口气,抽出肋下佩剑,震声喝道:“全军出击,追杀敌军,不可放跑东南水军一兵一卒!”

自双方交战以来,东海水军就没怕过东南水军,他们最为忌惮的是贞郡军。现在,贞郡军已经不再南岸,而全部命丧东海,接下来的战事,完全是棒打落水狗了。

东海水军的战船,跟在东南水军的战船后面,边追杀,便炮击,一路东去,追出二十余里,在追击战中,被击沉的东南水军战船有二十多艘,反观东海水军这边,只有三艘战船受损,没有一艘战船被击沉。

跑了这么远,东海水军还在穷追不舍,看得出来,东海水军已经横下一条心,就是要把东南全军全体歼灭。

东南水军的将士们纷纷请命,不再败逃,停下来与敌决一死战,哪怕己方不敌,全军覆没,起码也能重创东海水军,总比这么被人家追杀,战船一艘接着一艘被击沉要好得多。

不过,将士们请缨都被张峦驳回了。再往前走,是三岔口。继续往东,依旧是东江,往北,是通往安郡的固江,往南,是通往川郡的天河。

安郡是叛军的地盘,东南水军自然不能北上进固江,只能南下进入天河,向川郡的腹地跑。

东南水军的动向全在李永福的算计之内,李永福心中暗笑,走天河固然能进入川郡腹地,但是天河水道狭窄,蜿蜒崎岖,又遍布暗礁和浅滩,舰队进入天河,根本无法快速行进,己方追上东南水军,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与之相比,如果东南水军向固江逃窜,李永福反而会更加头痛,安郡现在并不太平,虽然有川郡军在那里,但被贝萨的叛军牢牢牵制住了,抽不出身来协助己方,东南水军在固江甩掉己方,逃出生天的机会很大。

李永福下令,全军进入天河,继续追敌。

书表两头,话说两边。东海,以庞臻为首的东海水军已经将木筏船队歼灭大半,剩下的木筏船队似乎自知不敌,开始全部向后撤退。

东海水军的将官们纷纷看向庞臻,说道:“将军,贞郡军要撤,追还是不追!”

庞臻沉吟片刻,喝道:“追!”仗已经打到这一步了,由不得他再心慈手软。在他的号令下,三百多艘战船纷纷转向,船头向前,奔着撤退的木筏船队直追过去。

很快,舰队来到木筏损失最惨重的地方,这里的海面上,到处都是残骸,到处都是浮尸。有些东海水军用长长的钩杆把水中的浮尸勾住,拉回到船上。

浮尸的重量比他们想象中要轻得多,拽到甲板上,人们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浮尸,只是一具穿着贞郡军军装的稻草人。

看罢,周围的众人脸色顿变,急忙又用钩杆去拉其它的浮尸,和第一具浮尸一样,所谓的浮尸,没有一具是血肉之躯,全是穿着军中的稻草人。

战船上的主将意识到事态严重,急忙令人乘坐小船,带着稻草人去帅船见庞臻,向他禀明情况。

三亚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镇江牛皮癣
呼伦贝尔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三亚治疗癫痫病方法
镇江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